燕燕于飞

黄昏大地上一粒微不足道的尘埃。

【观影记录】2022影视总结

说在前面:期末考前一切除了课程内容的内容都是有趣的…!尽管作为安利狂魔(包括但不限于脆皮鸭水果洗发水),在安利电影这件事情上也是词穷的……所以本篇主要目的还是记录,努力谨慎给出关键词以及尽量描述我的个人喜好。本年度走复古挂,记录顺序就是观影顺序,而今年的观影顺序基本上是随机顺序看某演员作品/随机顺序看某类型作品。所以……开始!


开端

开年爆红大剧,悬疑剧情和感情都在线的言情剧,也浅浅讨论了社会议题。短小精致,适合下饭!


无双🌟

周润发&郭富城,就是那个画假钱的电影(不能介绍啊介绍就剧透了),大灰狼+小白兔的经典搭配,作案+破案双线行动,张力十足,好看又好磕,帧帧绝美……最后反转转得我鸡皮疙瘩乱跳,什么叫一眼万年啊!


拆弹专家

寒战2

过年经典电影特辑,可以当成周末晚娱乐活动。


我和我的父辈

过年时在中央六套第二次看,当时“我和我的”系列重播到我不知今夕何夕……主旋律也有好看的part,还记得第一次在电影院看到《诗》那一章,母亲和儿子一前一后走在深夜里,配上小提琴的主题……当时真是潸然泪下。我喜欢这个篇章,它是唯一一个让我不觉得是“我要我要找我爸爸”的篇章。看“父辈”这一词在一些篇章里被粗暴压缩成“爸爸”和“爸爸的故事”着实令人失望。但《诗》讲出来了,它是最突出在讲“我的母亲父亲,我,我的后代”的。


这个杀手不太冷静

院线贺年片,在一众“严肃”贺岁片里看到这个真是我的福气……但说实话不是麻花的一贯水平,或者说一直以来“虎头蛇尾”的隐患在这个电影里终于爆发了。如果错过新春氛围倒也不用补了。


赌神

开启周润发补影清单……下面还有好多都是补经典电影,感觉不用多安利了吧哈哈,我就当做个记录好了!


敦刻尔克🌟

中央六套再刷,看多少次都会屏住呼吸的战争片。


澳门风云

还是追着发哥补电影看的…然后开启“补谢霆锋电影”的支线^_^无功无过的港片,合家欢热闹剧情,适合下饭,嫩谢好帅(这就是后来你去看锋味和百姓的味道的理由吗!!)。


怒火 重案🌟

这个一定要看了!!谢霆锋就是黑猫本猫!!很干脆的复仇故事,反派就要坏得彻底。喜欢它的原因一方面是谢霆锋好帅,另一方面就是邱刚敖的人设,全片不诉苦不升华不反转不反思,酣畅淋漓。(喜欢《无双》也有这个原因耶……只不过我当时磕cp太上头,甚至忽略了一部分剧情(:з」∠)_感觉内地院线片就不太火这种只叙事不批判的类型,或者有的话剧情画面也不够精彩。很多年前的《解救吾先生》还算符合…?)


奇迹笨小孩

嗯……文导交了份好作业。


纵横四海🌟

哥哥那个经典的回身挥手镜头😭国际大盗金盆洗手的故事(怎么被我描述就很无聊),太恣意洒脱了,我愿称之为“就算对情节不感兴趣也要放着当BGM至少得让它从人生路过一次才不算残缺”的片子,随时抬眼瞥到的屏幕都是足够烙印得下电影格调和你当下心绪的优雅名场面。


长短脚之恋

周润发&王祖贤!喜剧爱情片,下饭啦~


英雄本色123(夕阳之歌)🌟

略。小马哥名场面速进。



阿郎的故事🌟

妈妈推荐我看的。发哥的文艺剧情片,家庭,爱情,亲情的故事……看到最后眼眶一酸。当然按现在的价值观来看肯定有点问题,希望没人跨时空出警(观弹幕有感)。


监狱风云

略。


This is going to hurt 🌟

年度最佳!医疗英腐剧,说腐剧其实有点降维了……一开始就看过这本的原著中译版(《绝对笑喷之弃业医生日志》),但朋友说译本把所有的笑点都翻得乱七八糟……原书是一个个独立的医疗事件,剧版则加入实习生主线和男主官司主线,同时也把译本隐瞒的感情线着重描写,成为另一大又哭又笑的感动点。本喵老师简直就是作者本人,一出场那股可怜可爱又有点刻薄的劲儿就出来了。


丹麦女孩🌟

小雀斑反串跨性别者,一个遗憾的真实故事。我特别喜欢前期主角挣扎迷茫时隔着玻璃学女人动作那一段,欲念,渴望,羡慕,矛盾,憎恶都在看似色/情的镜头里无声展现。虽然变性手术结局令人感伤,但想必走出了那一步,主角大概是不遗憾的。结尾红色的丝巾飞向天际,画面也变得柔和明亮起来了。(Ps我是顺着本喵老师找到这部片子的)


语义错误

磕,校园韩腐剧,讲什么不重要,磕。适合下饭。

万物理论🌟

(重心向小雀斑偏移……)霍金的爱情故事,人类群星闪烁。


hello 树先生🌟

如果这篇只打算看一个,请看这个。虽然所有的推荐我都只用一颗星星mark,但请明白这里的一颗星代表一百颗。详情见: hello树先生 


社交网络🌟

点击看马克扎克伯格发家致富抛妻弃子史(bushi)。


哈利波特1-7

略。


神奇动物在哪里

看HP的亲亲不能错过吧!点击看你的校长激情恋爱史和我的学长温柔男妈妈(獾院骄傲脸)。顺便一提,这里的时间线是P大发了解压方法的老福特,我捕捉关键词GGAD,一段时间后后知后觉开磕。又恰逢我集中隔离且德普庭审,一时间“德普”这个关键词在我闲的屋脊六兽的时候反复出现,于是就这样我踏上了“约翰尼德普之旅”……


格林德沃之罪

点击看欧洲醋老头在线开大会,听过的都想加入煤气灶。但是我没看《邓布利多之谜》哈,实在无法接受醋老头破防。


不一样的天空🌟

邦尼和琼🌟

亚利桑那之梦🌟

德普的小镇青年三部曲,也是我觉得颜值巅峰的三部电影。《不一样的天空》温柔,哪怕它其实讲的是一家子的重担都压在一个人身上的“什么吃掉了Gilbert”的故事,你可以看到压抑的情绪、责任、混乱崩溃,也同时看得见青涩的小心翼翼的爱——和恋人的,和家人的。镜头给到大片的草坪、夕阳草垛、糟心却也互相支持的家人时,便又觉得未来可以期待。《邦尼和琼》有着卓别林默剧式的笑点和浪漫,比起《不一样的天空》,它不切实际很多,但也更温馨实在。《亚利桑那之梦》大胆又艳丽,正如它的名字一般充满梦幻的泡影。它讲渴望飞翔的故事,而飞翔本身的浪漫属性自然不言而喻。我太喜欢《亚利桑那之梦》了,它先是描绘了一个极其压抑怪异的氛围,大片大片的深紫色和黑粉色为其点缀,然后又要打破这层桎梏,疯了一般寻找天空。“要到月亮去,路还很长。”影片结尾时下一场暴雨,浇灭了如火的热情和生命,我看着暴雨里的色彩,听着沉闷的疯狂的雨声,仿佛溺水了一般。



加勒比海盗

略。


剪刀手爱德华

略。


怪奇物语1-4🌟

非常好看的科幻片!讲述了美国80年代一群中青少年人发现颠倒世界的秘密和阴谋并卷入其中,后来联手拯救小镇的故事。太长啦,每一季都有每一季的泪点和名场面,一定要亲自感受才好。


酒精计划🌟

麦子叔!!酒精计划讲了一个中年教师不被学生重视不受孩子喜爱不被妻子喜欢的困境,于是他和同为教师的朋友们想要尝试酒精是否能帮助改变这样沉闷的现状,并由此引发一场大计划……我在吃完午饭的午后拉上窗帘,也开一罐酒就着看。虽然电影过程中有浅浅昂扬起的喜悦,但我认为底色还是悲伤的。然而影片结尾那场酒精作用下的舞蹈似乎又增添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意义。这部电影给我的感觉就好像一片又薄又浅冷冷的蓝色,中间点缀了一点点深红,虽然向四周望去仍旧是无尽的低沉的丝丝包裹的蓝色,但中心那点红像蛛网一样扩散延展,细细的一条,却能传来一点微弱的温度。但我关注的一个略微刻薄的博主辣评压抑到底的东亚人就不要共情北欧人的抑郁了,我看完之后愣了一下,却也只能无奈笑笑。


隐入尘烟🌟

今年唯一值得去电影院的片子。它讲农村,讲那些从泥土里翻搅出的生活,讲离不开土地的人和离不开人的土地。然而有不少人认为是无病呻吟和迎合xx,但单单是我也见识过那些离了土地的人和离了人的土地,到底是不是这样。影片结尾被剪得略微含蓄,但若有心,也总能拼出一个真实完整的结局。


独行月球

暑期片有你了不起,终于让我在“严肃”的排片里找到熟悉的气息。故事不复杂,就是一群人探索月球紧急撤离但落下一个大活人,这位朋友于是斗智斗勇求生,最后拯救地球的故事。这里想浅浅拉踩一下流浪地球,同样都有点个人英雄主义,独行月球就不令人反感。我想是因为腾哥的角色继承了一以贯之的赖赖唧唧,赴死得不够干脆,就不会觉得自己在看一个符号,而是真真切切在看一个人。上映那会儿的关键词是“二舅治好精神内耗”,你们也懂,那自然要拿过来大做文章。所以独行月球治好我的没?现在我不太理解为啥我要靠它来治疗,不过我在看完电影的朋友圈里写:“赖赖唧唧的个人英雄主义更能打动我,因为会觉得是在看“人”而不是某种符号。还是不够赖,地球上最后一个人类的孤独拼不过照顾历代星辰。”看来是没治好,不过无所谓,至少笑一笑的当下你就是快乐的。可以一看。

《三联生活周刊》评《独行月球》 


断桥

无功无过。


新神榜·杨戬

劈山救母&宝莲灯新编。杨戬人物建模真好看,小胡茬雀斑都真真切切的。但实话实说剧情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还算没犯错地把劈山救母讲述完整了。然而好像浪费掉许多伏笔,如果是因为一些原因没能保留原“新编”剧情,着实有点可惜。顺便出电影院回头就去看了《封神演义》,杨戬,实在是个妙人儿。


一直游到海水变蓝🌟

贾导!!!2019年5月,几十位作家来到山西汾阳的一个小村庄,他们在这里谈论乡村与城市,文学与现实。影片以此为序曲,交响乐般地以18个章节讲述出1949年以来的中国往事。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60年代和70年代的三位作家贾平凹、余华和梁鸿成为影片最重要的叙述者,他们与已故作家马烽的女儿一起,重新注视了社会变迁中的个人与家庭,让影片成为一部跨度长达70年的中国心灵史。(摘自豆瓣) 看《一直游到海水变蓝》,全程都还算平静,也早看过最后一章点题的片段……但单独看片段和顺着影片看下来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听到“一直游,一直游,到海水变蓝”的时候一滴泪就这么掉进麻辣烫汤里了。


波斯语课🌟

我们的父辈(上中下)🌟

钢琴家🌟

关于二战的三部电影,从不同视角来看战争。我很难对战争片做出什么评价,太沉重。


爱乐之城🌟

终于看了经典!因为太经典太梦幻太浪漫反倒不知道从何说起,不如贴一点我刚看完电影神智不清的乱喊:



万里归途

国庆节主旋律,不知道为什么,我对张译主演主旋律会无限宽容……可能是因为孟烦了和史今班长的缘故吧!不过平心而论真的不错的撤侨电影嗷,而且在常规宣传之外,也多少带了些反战的情绪在。比起用当地混乱反衬,这样的表现手法才更好体现一些大国形象吧(我猜)。说“喜欢主旋律”好像是有点被人鄙视的事情,但我还蛮喜欢的,谢谢你张译。


楚门的世界

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以上是截至2022.11看的影视,不多不少,只是遗憾没什么新片,更没有什么新鲜的华语片。





  


记录梦境

下午做梦梦到送一位来国内探亲的好友回澳洲,我和她在机场分别。临走时我问她下次什么时候再回,接着她看起来便有点难为情,略尴尬地笑着对我说其实不打算再回来了。虽然在她面对我笑的时候就有所感知,但那一瞬间还是感受到一股穿透梦境的悲伤。我的直觉说这是她的好事,我很乐意她彻底放下不开心的过往。于是我只好打趣道,你怎么都不和我说一声的,如果知道没机会再见面了,这次约会就认真一些了。朋友碎碎念了许多挂念,年迈的长辈,国内机构人情…说的都很细碎,也听不出到底是否真的牵挂。哎,走吧,还是走吧。

  

梦到这里就结束了,醒来头昏脑胀,窗外一片漆黑。

  

我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位朋友其实在七八年前就已经彻底离开,而我与她的最后一面确实是她的一次探亲,当时也确实未曾想过真的是最后一面。

梦里她说话时转过头来正面看着我,还是记忆里十三四岁的样貌,只不过神态装扮更成熟些罢了。

  

醒来后我坐在床上发呆,直到干燥的空气把自己呛得咳出眼泪。在那以后我也再没有她任何消息,一切联系都好像在那场没有告别的离别里封存了。我回想了一下小时候我们赖在对方家里睡觉,她妈妈做菜精致极了,而在我家可以听我妈妈读小灵通漫游未来和木偶奇遇记的睡前故事;甲流那年学校食堂关停,每天中午我们被她姥爷接去家里吃饭,电动车后座夹三明治似的挤在一起,一路乱唱歌,吃饭时还要抢遥控器,后来我败下阵来,一个个中午积累着,看完了一部仙剑奇侠传三……

  

我同她四五岁认识,平时不见得多要好,但吵架时甚至会用上武力。我们在那个遍地都是独生子女的时代和地域亲密得超过友情,更好像即使不是最合得来的,但也无法从生活里割舍的姐妹。


然而我的生活已经好多年没有她出现了,突然梦见,大概是想补上一场告别。

《春风沉醉的夜晚》:在风里再见

  

《春风沉醉的夜晚》(小说),意外获得的短篇……可以说是直插在我BE痛点的BE形式了😢

(说出来应该不算剧透,看了第一章就会知道是阴阳两隔)

故事有点年代感,显得文字古典内敛许多。但剧情说起来比较老套,就是两个人互相拉扯再到终成眷属再到阴阳两隔的过程。然而作者的编排很棒,一个夜晚的“偶遇”开启一段尘封的记忆,在那个春风沉醉的夜班公交上,我们似乎又重新相爱了一遍。不同时间线穿插着讲述过去,时而又尝到一些现世的苦涩……直到最后两章朝阳升起,一夜的缱绻绵绵都只好随风而去,相爱的人转身再见。但也让你知道,这不是他们的第一次“重逢”。

其实感情线不是最戳我的点,让我停下来擦擦眼泪的更多是在知道了现实之后再去看那分迷茫的、脆弱的思念。想到之前和朋友打趣如果元宇宙扩大实现,我就要在八十岁那年、已经是个孤零零老人那年走进元宇宙,回到还是八岁的日子,在我爱的人的陪伴下幸福地死去。泪就一下子涌出来了。

《橄榄》:离开万丈群山

看完了《橄榄》,正文最后一字的时候心里突然空了一下。极具古典韵味的语言,从头逼仄到结束,樊笼是围绕烟雾的樊笼,翻过群山的那边,也还是樊笼。《橄榄》讲的是一群边缘人物的故事——混混,流氓,性工作者……初出群山的少年被扔进花红柳绿社会角落,群山雾蒙蒙的,生活也雾蒙蒙。

我喜欢他们时不时冒出的夹杂在粗鄙之言里的诗一样的白话,喜欢未来得及表明的的情爱,和预测不到的命运。

但命运有时候却又能预测,所谓冥冥注定。

印象最深的片段是柳亚东追着火车跑那里,“母亲”这个飘渺的概念悬在前方,同样悬着的还有过去:身世、出身,还有可能不一样的将来。兰舟催着他追,你去跑啊,去找她,去找你那漂泊的根去。别管我。我觉得他有一瞬是这个意思。

橄榄有很多这样相扣的宿命感。柳办大事前和邵锦泉的几个交代,一个叠着一个的沉重,压着的都是欺骗自己忘掉的心事,我也跟着心惊。

看的时候打趣,说是很久没看过这种该死不该死的都死了的脆皮鸭了,所有小人物拎出来都有一串话,一手好故事。

文章从追捕逃离武校的少年们开始,结局则是当年抓人的少年的逃离,所有人混在一起撕扯,就连那些不在的也不例外。结局有一种高歌戛然而止的感觉,最后的爱怨悔恨都终于茫茫白雪,终于一声低沉的啜泣。中间大段的正文走马灯一样掠过,各路人马登台演戏,倏忽间又成梦境。素水有散不去的浓雾,太阳在远方永不落下。

月光落在右手上

我卧室临街,之前马路对面开着家水果店,用那种荧光绿的发光牌匾,店面不大顾客寥寥,牌子倒是一天24小时亮着,直愣愣怼我屋里,一到晚上睡觉跟酒吧迪厅似的。为此我爸甚至找店家理论过,未果。后来我妈一怒之下给我换个巨厚的窗帘,拉上之后感觉屋子都稳重了许多。换上不久,水果店店倒闭了。

躺了两个小时都没睡着,屋里本就暗,我又视力不好,想拿水杯喝个水都撞了次桌子。就一路摸瞎摸到窗台边,哗啦把窗帘拉开,一瞬间感觉一种快意直冲天灵盖……然后下一秒就被楼下的太阳能路灯晃得一皱眉。

我心满意足躺回去,又爬起来,再拉开得大一点,再心满意足躺回去。

一条长方形光带打在天花板上,错觉连灯上的小水晶都闪闪发光。

灯光——不,城市的月光落在右手上。

人间草木。

读这本总会让我看起来很矫情……🥲

在自习室,从窗户望出去是我最喜欢的小广场,郁郁葱葱的,刚才一阵风吹来,树叶哗啦啦作响,花香也跟着飘了进来。

家里,临近的公园后山有一条土路可以直通家门口,顺着这条路走到公园,也是一排槐树,路边摆着一排蜂箱。有时我想起槐花,也分不清自己想到的是哪儿的,家楼下?公园?还有可能是现在学校,回宿舍的那条路(即使我沒意识到)。

人间草木。

早上睡醒的时候薄棉被盖的好好的,昨夜忘记关窗,凉丝丝的风吹进来,安安静静。初夏,或者深春,赖床的理由都让人更容易原谅。

写完日记整理摘抄,看到这条,不自觉想起奶奶家门洞的夏夜,一把摇椅,一盏小灯,一剂呛人气味的驱虫药。

还有一根甜玉米。

人间草木

小学的时候班主任总找学生帮她批作业,待遇还极差,也不给个椅子,只叫站在窗前、垫着窗台改。我和伙伴就这样拄着下巴默默批上一节又一节下午无趣的自习课,从来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傻乎乎开着窗,看外面的大树。我因此总是知道那两棵树什么时候开始变黄。

人间草木。

不止孩童时期懵懂而无所察觉,人们对“离别”这个概念似乎总有延迟,大概也是为了让悲伤来袭得慢一点,让不去想时也便想不到吧。


【太岁/奚平生贺/原著向】共白头

金平多雨,太明二十七年的暖冬在淅沥声里融化,不见春日来得多迟,一夜过去,还未完全消融的薄雪之下便悄然探出花苞。


打进了三月侯府便有人不断送进礼单。按说世子爷辈分不大,这永宁侯府也并非什么名门望族,却真真把门口迎来送往的小厮们折腾得片刻不得休息——但定睛一看,这礼单皇宫的两份,王府一份,崔记一份,世家贵族拢一拢能有十几张,余下那些雪花片儿似的纸则五花八门:菱阳河上画舫的,醉流华里闺阁的,甚至还有不留真名、只含糊不清似乎追寻者的……送的也都是些零七八碎,好在侯府不端架子,给世子贺生辰的礼物,都好好地请进来记好,再给来人送上一碗好茶。



三月初九。长辈们作息早,宴席结束后一起坐堂屋里说会儿话便散了,奚平挨个给问了晚安后,便又蹑手蹑脚窜回了他三哥的小院儿。绕过走廊,只见周楹一人坐在小院中间喝茶。傍晚时分雨就停了,此时空中雾气蒙蒙,一轮看不真切的月亮隐隐露出头来。


“三哥。”奚平三步并作两步走过去,端起桌上另一个杯子一饮而尽,撂下之后咂摸咂摸:“嘿,又是甘菊水啊。”


周楹又给自己倒上一杯,手指敲了敲石桌示意奚平坐下:“给你醒醒酒。”


奚平想起几年前被周楹在画舫抓个正着的场景,心里怵他三哥,酒没喝够也不明说,但又还惦记着侯爷酿得那点自酿,一双因果兽似的大眼睛滴溜溜转,时不时往周楹那瞥一眼——这时候到看不出来他发怵这件事了。


周楹和他对视几次,到底没舍得在生日时太狠,朝暗处的白令招手:算了,给这混账拿上来,就一坛不许多。


“三哥,”奚平挡住他的杯子,“我自己来就行,你别碰酒。”


周楹分他半个眼神,轻轻拍掉奚平的手:“就一次不打紧,我陪你抿一口。”


雾还没散,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沉甸甸地裹着春日一片姹紫嫣红的花香。空气像是铺满了什么奇珍异果似的,芬芳馥郁。奚平先把酒杯搁鼻子下边儿嗅了嗅,再一仰头,一口气干掉一盅,被自酿酒粗犷的酒气辣得皱起眉头。


什么酒量,就敢这么喝。周楹默默诽谤,要是这次再成个“两杯倒”,自己绝不犹豫,肯定把他就这么撂院子里,等到明儿晌午他再自个儿从落花堆里爬出来算了。周楹用嘴唇碰了碰酒底儿,再用舌头一舔,一点微不足道的酒精被带进口中,就当尝鲜了。


“我爹这酒做的还真不错。”奚平又添一杯,“想不到啊,没一步按方子来,居然还不错。”



大前年秋天奚平帮侯爷挖坑放坛子,当时还问道,咱家又没有姐妹,弄这“女儿红”有什么用?侯爷乐呵呵的,也不觉得这么大家子就这一个独子有什么不可,只说就当自己弄着玩,搞好了过几年我们小宝要成亲了,咱就拿出来摆宴。奚平忙摆摆手,说爹您可别了,可怜可怜我们这帮人的性命吧。于是侯府又是半天的上蹿下跳,尖叫与鸡毛掸子的鸡毛齐飞。



“士庸,明年仙门大选,你想不想去?”周楹突然问到。


“仙门?不去。”奚平把玩着精巧的白玉酒杯,想都没想便道,“去那鬼地方,出来了再给他们当几百年苦差事,到头来身边的人早就去了,就剩下自己一个人孤独终老——我才不干。”


“混帐话。”周楹白了他一眼,“不去也好,玄门反正也……总之,你以后无论是想进御林军还是在朝中谋个一差半职的,都不是难事。”


奚平没注意他哥截断的半截话头,乐得自在:“对咯,以后我就做个闲散富贵人,听听曲儿逗逗猫,给侯府当个吉祥物,哪个不比成仙好——真神仙哪有假神仙活得痛快!”


还当个假神仙呢,周楹笑了笑,没有说话,浅浅一小杯酒抿到现在也没见少。人人都知道仙山玄门大能少言寡语,言出法随,每句话都暗示天命昭昭——他们家这世子爷估计也是有点乌鸦嘴在身上,今日杏树下随口一提的玩笑话,来日回想起来竟如判词一般。谁能当上假神仙呢?那得上辈子积多大的德、这辈子又有多好的运气才行。奚平有点醉了,兄长面前没个正形地翘起脚,嘴里哼着没听过的荒腔走板小调。


“三哥你说,”那大傻子凑上来,“我这曲子什么时候能传到菱阳河上去?这要是捧红一两个名角,岂不是——倍儿有面!”


“去你的吧。”周楹轻声说,端起酒杯将剩下的饮尽,被呛得咳了几声:“三更半夜的回去休息,别大晚上乱转。”


周楹送的礼物还在石桌上大大咧咧放着,莹白的玉在侯府长明的夜灯下泛着光泽。那是一个降格仙器,放入灵石就可以留下事物的影像,就是现在还没量产,吃的灵石有点贵。奚平今晚拿着它,本来是打算和周楹合个影,却不知为什么忘记了。


雨又滴滴答答地落。一阵风吹散了树头开得正盛的杏花,兄弟俩的酒坛还剩点底儿,落花飘在上面,惊起一道细小的涟漪。


……


后来十几年奚平过得浑浑噩噩,多数时间是“太岁”而非“奚平字士庸”,难得有一天安生日子。生辰也是稀里糊涂就过去,等到再提起这茬子事,已经是灵山之乱结束三四年以后了。


灵山散后的飞琼峰不再终日暴雪,半仙乃至凡人做好保暖,也能在这待得舒服。魏诚响拿起一个汤婆子在手里捂着,那本来是个素雅的雕花暖炉,现在却被魏大小姐套了个大绿色的毛套,针脚又粗又歪,一看就是出自刚学着没多久的人之手。阿响披着男人皮行走江湖大半辈子,没想到落得清净了还有这种爱好。奚平看得牙酸,生怕再多瞧几眼就要起针眼,起身去了厨房,留下支修和阿响俩人大眼瞪小眼。


魏诚响:笑一个吧。

支将军:点点头。

说不上哪里怪怪的。


后厨主力是赵檎丹和闻峰主,一旁的小奚悦转来转去打下手。按说他们早就过了要靠五谷生活的阶段,但几个眷恋红尘的人凑在一起,倒也不是为了饱腹,还是贪图那点舌尖上的享乐。


“奚师兄,”赵檎丹见了他道,“马上就好了,你不用在这忙活。”


奚平还记得赵大小姐要每年出四篇草报骂他的豪言,听她这声称呼就头大,急忙往旁边跳开一步,结果就撞上正打算端着汤出去的奚悦——懂了,这是嫌自己在这碍事呢。奚平咳嗽一声掩饰尴尬:“那什么,我就来转转,别弄太复杂,就是自己人随便吃一口——”


最后端上桌了八菜一汤,大多都是宛菜,还有几道口味稍重的蜀菜,阿响钦点的。


林炽快开餐了才从镀月峰匆匆赶来,顺路带了两坛支修的自酿酒。近些年导灵金发展迅速频频换代,其中少不了林炽辛苦,好在现在灵石可以集中供应到仙器开发上,也算上一件幸事。


“看看这坛怎么样。”奚平把第二坛酒的红泥拆掉,揭开盖子,凑上去闻一闻:“嚯——好运气啊林峰主,两坛都是好酒。”


闻斐嗤笑一声,折扇“啪”地甩开:好什么好,这版我加丹药做过改良,不是好酒才奇怪。


支修:……

奚平:…丹修还真是什么都会。

魏诚响:哈哈,哈哈,喝酒,喝酒重要!


赵檎丹贴心地为众人倒酒,把奚平手欠拆开的第二坛盖上盖子:“喝一坛还不够?这没喝完的话就都跑味儿了,浪费。”


奚平哈哈大笑,怎么会喝不完!他们这些人一同出生入死搅弄风云,看起来早就亲密无间,今日才发现竟然还未曾坐在一起亲亲密密吃过一顿便饭。


“当浮一大白!”奚平和众人碰杯,一口喝光了酒,舒服地叹了一口气。


“丹丹手艺是真的不错,这鸭子,快赶上丹桂坊那家了吧……就是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了。”


此话一出众人沉默半晌。仙人们哪怕没有灵山,也能比起凡人再多活几十几百年,尤其是从前人间剧变,且不说安宁之后的凡人还有多少寿数可供挥霍,单单是折在那场灾难里没走出来的就已经不计其数。天上一天人间十年,仙人不老不死,凡尘间一点生离死别不足为道的情愫,飘到高高的山上也都散得差不多了。


“哎,不提,不提了,咱还从来没吃过丹桂坊的鸭子呢。”魏诚响率先打破沉默,“改日有空去新都坐坐,金平菜吃清淡了就去过过嘴瘾——话说某人过去还总和我论什么江湖风雨飘摇,总说什么,要喝一大杯,这会儿机会来了,怎么,不行了?”


奚平捏着杯子跟她碰杯,嫌弃道:“跟丹丹混了那么多年也不见长文化,要喝一大杯,说出来丢不丢脸。”


魏诚响心情颇为愉快地喝了酒,没和他一般见识。


最后,两坛酒还是没够,但新挖出来这些又没有闻峰主灵丹加成,开出来的几坛不是苦就是酸,酒劲儿还一个赛一个高。众人没用灵气解酒,喝到最后,一个个都醺醺然,凑在一起沉默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多少年后奚平回忆起从前——好多事情都记不清了,那时候他已经像一个普通老人那样,总忘记一些重要的的事情,却不知为何突然想起细枝末节的小事——他记得那年玩行酒令时用的是一个不小心碰碎的酒坛,一人分一块陶瓷碎片,他那块还挺规整漂亮;又想起自己很久以前过生日,三表哥也送过这么一个碎片形状的降格仙器,是个照相机——虽然还没来得及用上,就匆匆忙忙弄丢了。估计那块陶瓷碎片也丢了,太多年过去,他身边已经没什么东西还是当年的了。


晚上一众朋友夜宿玄隐山,安排好客人,奚平回到北坡的小屋里坐着,山上感受不到“三月杏花雨”,被朔风这么一吹,酒便醒了大半。


门吱呀一声打开,支修把屋里的灯点亮,“怎么没回家看看?”他坐在徒弟身旁,随手往火堆里扔了几颗板栗。


“回了,”奚平闷闷道,胳膊搭在眼睛上,“早上就回去了。”侯府如今落得冷清,侯爷和夫人年岁渐长,好些老仆也都回家颐养天年去了。奚平陪父母用过早膳,祭拜过祖母,便打声招呼回了玄隐。


“不像话。”支修道。


奚平没有反驳,只无奈苦笑。他是一棵不老不死的树精,过去还敢挂念凡尘,如今再多想一丁点儿,有些事临到头就舍不得了,有些事就不敢做了。


“士庸,在想什么?”支修察觉到他的沉默,问到。

“想我三哥。”奚平道,然后便没了下文。


皇宫和侯府都没有周楹牌位,他的屋子还在祖母院里,当年的陈设一丝未动,就连金平龙脉破损那次也没伤到他分毫……桌子上每天放一杯新泡的甘菊水,就好像那人还能随时推开门,说一句“我从化外回来了”。


可化外又是哪里呢?



奚平酒量一般,十岁那年没吃上的花酒,似乎就暗示了他这一生都注定无法和人“痛饮一大白”。年少时喝过名|妓捧来的女儿酒,后来四海为家,不必饮酒,入口的就已经是粗粝的辛辣,好不容易有个爱酿酒的师父,结果那人手艺实在不怎样,还好巧不巧地让他这个“气死师父”给学了过去——支修要是知道他这八年只会两招剑的徒弟学这东西如此无师自通,非得气得游历也不游了,天涯海角跑回来打他一顿不可。


人都走了之后更没处喝,哪怕回到破法里,也都只能喝个醉熏熏的假象。他这辈子走得太长太远,朋友们早就满头白发,就剩他还是二十几岁的样子。


人人都唏嘘此生是人间的过场,只有他恨。他的过场太长,正剧都已经谢幕,他却还不依不饶不肯离开。


人活着啊,没牵没挂了,那这世界还是他的吗?



奚平发现自己的第一根白发那一天也是个三月初九。破法公理实现后他终于开始有了衰老症状,快千岁的人了,如今看起来,似乎更像中年时的侯爷。奚平有时开玩笑,自己到了“中年”,才真的相信他爹年轻时靠美色名震金平城不是吹牛。


奚悦要帮他把白发摘下来,被奚平轻轻拦住:不用,我高兴。奚悦……喝点酒吧。  


喝了多少,不知道。他已经很久没见过他的朋友们了,就连偶尔闪现出的音容笑貌也渐渐淡去,来自遥远过去的一抔沙终于缓慢但坚定地从他指缝溜走,没因他是所谓的“太岁”而有一点迟疑。那些好久未见的人此时却鲜活起来,老的少的青丝的白发的,不全是曾经被刻进破法里的模样,那么活生生。你们是来接我的吗?奚平迷迷糊糊地想,别急,我也开始老啦,最多百年,我们就会再见。


奚平的手指轻轻敲打桌子,那手也已不再年轻、早就不再是让大邪祟一复活就仔细端详的模样,但他从不觉得可惜。他嘴唇一张一合,醉熏熏地哼着调子,凑近一听,竟然是太明二十八年间“鉴花会”上名动菱阳河的那首花魁曲。


人间恍惚千百年。



过去仙人去世时,叫得道飞升,除非罪大恶极走火入魔的那些死相极惨,余下的大多都是年青力壮时的模样。但凡人不是。灵气散尽后的仙人展露五衰,渐渐地也像一个凡人一样,看得出衰老、长了白发了。


只可惜,奚平当时是个与破法同在的老树精,同他们总好像隔着几个轮回,如今人间过客只剩他一人,这银丝才好像后知后觉地冒了出来。


算了,奚平想,虽然差出几百年,但好在,他们此生也算共白头了。